中信转身:五至十年,非金融业务利润提至40%,打造产业互联网


中信集团是中国总资产最大、涉及领域最广的公司之一,正在进行一系列调整,并发出变化信号。

7月11日,中信集团副总经理朱高明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在未来5-10年,中信希望将以消费和制造业务为代表的非金融业务的利润提高到40%左右,目前中信集团这一业务板块的利润约占22%。

中信集团成立于1979年改革开放之初,在中国经济走势的几次调整中形成了巨大的资产规模。在这个总资产超过6万亿元(7.2万亿港元)的群体中,金融业务资产在过去6年中增长迅速。截至2016年,中信集团的金融业务资产从2010年的2.1万亿增加至5万亿以上(6.3万亿港元),在集团中的比重从2010年的80%增加至92%。

同期,中国金融业也经历了高速增长周期。2012年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51%,2016年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35%。

随之而来的是全球货币量化宽松周期的结束,以及决策者对“振兴实体经济”的反复强调。节点似乎已经存在。"我们相信制造业将在未来几年进入上升周期。"朱高明告诉《经济观察报》。

五到十年后,在巩固综合财务优势的同时,以消费端和制造端为切入点,将集团非金融业务的利润从22%左右提高到40%左右。这个目标的提出对中信集团来说无异于一个巨大的飞跃,中信集团过去一直把金融业务作为自己的长板。

这样的战略选择发生在中国高层决策者不断强调“振兴实体经济”的背景下。诞生于金融行业的中信集团(Citic Group)制定了一项增加非金融业务利润份额的计划。这一变化意义重大。

中信告诉《经济观察报》,制定该计划的目的是希望集团内的非金融部门能像金融部门一样强大,实现金融和工业更均衡的发展。

中信的另一个转变来自新技术的应用。这场变革的预期是互联网和数据技术。为此,中信在2016年成立了“互联网+”转型工作组。委托给该集团的任务是通过数字技术连接中信集团的产业,这不仅包括金融部门,也包括非金融部门。中信集团有限公司“互联网加”转型工作组顾问张一民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我们希望中信业务的各个部分能够通过一个新的技术平台连接起来,同时,中信的金融业务能够参与非金融业务的各个方面,尤其是制造业和消费行业。”。

现在是拐点吗?

中信集团涵盖一个庞大的业务系统,包括银行、证券、信托、保险和非金融业务,包括资源、能源、制造、项目承包和房地产。

中信控股(中信集团在香港上市的主体)的年报显示了过去五年两者净利润比例的变化。2011年,中信金融业务与非金融业务净利润之比约为:1,权益净利润之比接近。到2016年,两者的利润率约为4:1。

自2008年以来,在持续近10年的周期中,中信金融业务的资产规模和收入迅速增长。以中信银行为例,中信银行在中信集团金融部门的资产比例最大。2007年,中信银行总资产约1万亿元,收入超过278亿元。2016年,中信银行总资产增至5.9万亿元,收入超过1500亿元。

2016年这首歌的势头发生了一些变化。根据中信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年报,中信股份有限公司金融业务普通股股东应占净利润较2015年下降27%。扣除2015年中信证券增发收益、股份公司持股比例对中信银行的转换效应和人民币贬值,净利润同比下降3%

这种变化的背后是宏观经济结构的调整、监管方向和金融市场本身的变化。以银行业为例,中信银行在中信金融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中信控股在年报中表示,由于中国经济结构的不断调整、金融体制改革的深化、利率市场化的加速以及金融科技的冲击,中国银行业在盈利能力、风险管理、商业模式等方面遇到了更多挑战。竞争形势日益严峻,整体发展速度放缓。“在当前监管形势下,银行业很难有太多创新。”一位行业观察员告诉《经济观察报》。

物理信号

中信非金融行业变化的信号不断释放新信号。

从2012年开始,中信资源能源在2015年亏损超过140亿元(170亿港元)。与此同时,从2014年开始,中信制造业的一些公司净利润也出现下降。2015年,中信制造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较2014年同期下降15%。利润下降主要是由于中信重工和中信泰富的利润下降。与2014年同期相比,股东应占利润分别下降83%和27%。

中信银行的情况并非如此。事实上,从2014年到2015年,中国钢铁工业和重型设备制造业的利润大幅下降。中信集团(Citic Corporation)在2015年年报中表示,由于持续低迷的新兴市场中全球工业繁荣增长缓慢,全球制造业停滞不前,中国制造业进入了真正的发展考验期。

到2016年,这种情况有所改变,主要迹象来自资源和能源行业。2016年,中信集团在资源和能源领域的股东应占净利润增长60%,而在制造业,中信泰富在股东应占净利润增长59%。作为背景,随着国际贸易形势的变化和中国“去生产”政策的推进,2016年商品原材料和钢材价格均大幅上涨。

另一个变化的迹象来自房地产行业。此前,房地产和基础设施贡献了中信集团一半以上的非金融利润。根据中信公司2013年年报,中信公司91.7%的土地储备为住宅用地。2014年,当上一轮住宅房地产监管放松时,中信在2015年出售了209万平方米的住宅区和215万平方米的住宅区。

然而,2016年初,当本轮房地产市场爆发时,中信股份以310亿元的对价将中信房地产和中信泰富在中国的住宅房地产的全部股份交易给中国海外发展有限公司,同时收购了中国海外发展有限公司10%的股份和约60亿元的对价资产。

随后,2016年第三季度,各大城市相继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紧接着是一轮强有力的房地产政策调控周期。

中信对非金融行业,尤其是制造业的未来发展持乐观态度。“我们认为,任何行业都有一个周期,制造业可能在未来几年进入上升周期。当然,这也取决于我们的制造业能否尽快转型升级,能否提供更好的产品质量,是否更贴近需求,以及能否完成转型升级。我们认为这里面有机会。”朱高明告诉《经济观察报》。

技术趋势

目前,中信集团的非财务业绩仍不容乐观。根据中信控股2016年年报数据,除资源和能源行业外,其他四个行业的股东净利润均有所下降。

在这一轮中信的战略调整中,人们对新技术寄予厚望。一名部委官员告诉《经济观察报》,中信对新技术有着强烈的需求,中信参与了许多新技术项目。

尤其是互联网技术和数据技术。朱高明告诉《经济观察报》,目前的趋势非常明显。数字化、在线和云是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

中信希望通过在各业务领域子公司数字化、网络化和云化的基础上,将中信集团多个业务领域连接起来,提高各业务领域的效率,带来新的增长空间。例如,在建筑工程领域,中信正在建设一个智能建筑平台。中信希望将建筑行业的参与者(如设计院、工程公司和投资者)放在一个平台上。

“我们希望中信将成为一个平台企业,未来将完成三大任务:连接、收集用户和生成数据。”朱高明告诉《经济观察报》。

目前,中信已经完成了公有私有云的建设。与此同时,其子公司的数字化和在线工作也开始推进。该平台建成后,中信目前推出的“双创孵化”将成为该平台的重要应用来源。目前,中信成立了专门的“双创”基金和孵化器,并已开始孵化与中信产业链相关的三个早期项目。

将出现在工业互联网平台上的应用涵盖更多前沿技术领域,包括物联网和区块链新技术应用,可能会给中信金融和非金融业务带来结构性变化。例如,传感器和物联网技术在中信制造业中的应用通过在售出的机械上安装传感器,中信重工可以搭建物联网平台,并通过该平台对设备进行远程跟踪和维护。

“传统领域能否围绕科技进步进行升级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中信集团是否有如此多的产业能够连接起来形成新的价值观也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朱高明是在7月11日互联网大会开幕式上发表这一声明的。

这个庞大而复杂的数据网络将进一步渗透中信集团的金融和非金融业务。“过去一年,我们围绕如何将中信金融的各个部门与实体经济联系起来做了一些事情。”朱高明告诉《经济观察报》。

“我们希望金融能够进入非金融部门,特别是制造业和建筑业的整个产业链。接下来,我们将准备并与财务部讨论。在这两条产业链中,我们的金融能带来什么变化?届时,不仅银行,我们的证券、信托、基金和保险也将参与进来。我们集团有这种财务优势。”张一民告诉《经济观察报》。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