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你我年轻别让耕地老去


趁你我年轻别让耕地老去

耕地老了吗?

耕地不会变老。然而,也许是因为我们认为耕地不会变老,耕地在许多地方悄悄地变老,很多时候甚至变得猛烈而迅速。

我们都知道我们变老的原因。例如,各企业排放的废气、废液、废渣等“三废”现在排放不太公开,但仍有许多不符合排放标准,甚至非法排放。对农药和化肥的过度依赖是全球农药和化肥应用的主要原因。对生活垃圾、牲畜粪便和农业垃圾(如塑料薄膜)的广泛处理过去是自然的。另一个例子是可耕地的过度开垦、过度使用和土壤侵蚀,导致可耕地层变薄,就像东北黑土面临的情况一样。

耕地无言。然而,耕地会以自己的方式告诉我们,由于这些不公平的待遇,它的质量在许多地方都在改变,它的土壤肥力在下降,它正在老化。它最初的丰富和活力在许多地方逐渐变得衰弱和陈旧。仅根据国土资源部前年公布的数据,中国的中重度污染耕地约为5000万亩,这只是当时条件下粗略测算的数字。在鱼米之乡湖南的一个地方,一位老农问道,为什么这个地方的庄稼不如过去多了?我们必须依赖大型化肥。

事实上,我们不应该用耕地来进行这样的质疑。我们应该自责。可喜的是,与这种批评相反,在发展与保护的长期矛盾中,我们选择了绿水青山金山银山和谐共处的绿色理念。保护耕地、节约耕地已经成为许多地方的一种意识。也许,我们可以大致描述这些年来保护耕地所采取的措施:从耕地红线,到测土配方施肥,创建高产农田,土地整理,农田水利,化肥减量,到表土剥离,黑土管理,农膜管理,重金属污染控制等行动。这些分散在不同部门的统一观念和特殊行动形成了我国耕地保护的路径。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例如,耕地减少的速度已经下降,越来越多的耕作活动正在进行,以增加土壤肥力。然而,这个问题仍然很突出。一个引人注目的例子是,近年来,在新农村建设中,为了减少对耕地的占用,许多村民已经集中搬到楼上。可以说,农村宅基地建设用地将相应减少,但事实上,这一数字将上升而不是下降。显然,许多节约的耕地指标都发生了突飞猛进的变化。这不包括盖楼占用的耕地,而收回的大部分土地都是贫瘠的土地。

这种尴尬的根源在于,关心耕地的概念还没有深入骨髓。有一次,我采访的一位造纸厂经理说,他们知道排放污水会毒害耕地,但是如果经过处理,就没有钱造纸了。此外,整个县、整个省和整个国家有如此多的可耕地,以至于他们不在乎。“不要在意这个”,也许对许多不愿意在耕地保护下大力进行概念性诠释。我不能,我不能。

但是我们面临的农田状况不允许我们“无所事事”。我们的人均耕地已经很少了,只有一亩五分地。占用耕地的压力仍然很大。大型铁路建设、水利工程和城市化发展都将占用耕地。在这种压力下,提高和保护耕地质量尤为重要和紧迫。只有在概念上,耕地才能真正与我们每个人的发展和未来联系起来。我们认为和遇到的许多困难将通过积极的系统、机制和方法来探索和解决。

我们必须永远保持耕地的年轻。当我们年轻的时候,也是为了我们自己,不要让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