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易到员工的“最后日子”:他们经历的诡异与离奇……


6月28日,王东在手机上收到一条消息,称“伊织合并成了第一份汽车合同”。作为伊织的一名员工,他有些惊讶。一小时前,他刚刚拒绝了易建联办公室楼下第一辆车的工作邀请。在他看来,首汽已经成为离开公司的员工的大本营。他不想重复他以前同事的老方法。

王东被突然的推弄糊涂了。

在周航和其他三位创始人离开公司并转向核心管理层后的两个多月里,王东身边的同事几乎每天都听到他在隔壁找到一份好工作的消息。王东也很担心。他甚至怀疑自己的拒绝过于武断。

这种交替和平行的“怀疑”和“焦虑”状态在像王东这样的员工身上已经存在了半年多。但是对王东来说,他是在一个多月前的午休期间真正有了离开的想法。

伊织成立已有七年,但不到半年,在受到大规模辞职、不团结、决策失误和管理失语的沉重打击后,伊织的团队开始审视自己:在过去的半年里,它经历了什么样的惊心动魄的经历?

荔枝和黄瓜

5月26日,易建联来到中关村教育大楼的办公区,再次被司机包围。下午1点,行政部门在公司的一大群钉枪中发出紧急通知:“亲爱的合作伙伴,当你进出19楼大门时,必须严格控制以下人员,并尽量走货运电梯!谢谢您的合作!”

包括王东在内的近200名当时很容易联系到的员工从中关村搬到了酒仙桥电通创意广场。从同事们移交的照片和视频中,王东看到司机因为提不出现金而生气,他手持木棍和铁棒,冲破保安人员,试图从乘客梯冲进容易到达的办公区,并拉起“归还我辛苦挣来的钱”的横幅。

王东给钛媒体记者看了一个视频截图“司机很容易撞到北京办公室”。由于无法提取现金,从今年4月开始,易于使用汽车平台的司机开始多次阻止公司要求偿还债务。

“司机围堵事件”很快在公司内部蔓延了又一波恐慌,但是关于司机的讨论还没有结束,王东和他的同事们找到了新的谈话。

5月26日下午,在传统的喝茶时间,阿姨们像往常一样给员工分发水果。员工们发现公司那天提供荔枝和黄瓜。王东记得以前下午茶的种类是香蕉、酸奶、苹果、樱桃西红柿等。

一种微妙的情绪开始在办公室蔓延。王东的一个同事甚至匿名发帖:“荔枝”同音“退出”,而“黄瓜”意味着“黄色和失败”。“这就是公司要我们离开那个人。”王东对钛媒体记者的回忆。

特写|易到员工的“最后日子”:他们经历的诡异与离奇……

5月26日,易迪向员工提供“荔枝黄瓜”下午茶,许多员工将其理解为“这是公司让所有人离开的建议”,还被员工亲切地带到职场社交平台上。

一杯普通的下午茶成为粉碎王东对公司剩余信心的最后一根稻草。王东和许多员工认为这是公司对员工的建议,尽管这种猜测毫无根据。

由于易于接触高层,内部员工只能从媒体报道中获得公司的最新进展,因为负面新闻被完全封锁,如司机阻止退出、融资受挫、与乐视的股权纠纷等。

王东甚至没有及时查出拖欠社保和公积金的情况。直到消息披露,王东去查看他的公积金账户,他才发现公积金和社保在4月和5月都显示了拖欠状态。

6月28日,易逸发布官方公告,确认“股权发生了重大变化”。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向了乐视的经销商是谁的问题。蓝菊投资、陶云资本、韩国上市公司东赢环球和文晓东的名字相继出现,而寿琪和平安的传闻则被证明是谣言。

王东松了一口气。他在考虑寻找新的股东,这可能意味着深陷危机的公司也可以学会看到一丝曙光。

在王东看来,这意味着最初承诺的提现最终可以恢复给司机,从而鼓励更多的司机愿意再次出来取票,这样乘客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拿到车,正常的订单和交易可以继续进行,员工的工作也可以继续。

然而,蓝色巨人资本的奇怪身份使得融资本身变得复杂。这不像是正常的融资,而是像金蝉的“乐视身份”。

根据钛媒体持有的资料和许多媒体的公开报道,蓝巨人资本长期以来一直是乐视影业、乐视汽车、乐视体育等许多有问题的乐视公司的股东,并通过发行“准金融产品”成为许多乐视公司的债权人。网易财经曾经报道,这种融资可能主要是债转股。

致命的战略错误

周峰是一名中层经理,很容易进入一个部门。今年4月下旬,他参加了一个很容易进入的高级别会议。周峰清楚地记得,支一董事长何毅曾在会上直言不讳地说,“彭钢最大的错误是在公司订单量最高时没有融资。”

当时,支一刚刚完成了新一轮的员工更替:何毅继续担任支一董事长,前支一总统彭钢担任首席执行官。就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支一创始人周航发出了激动人心的公开信“乐视挪用了支一的13亿资金”。

何毅说“订单量最高时”,周航于2016年6月21日宣布“每日订单完成量超过一百万”。

在新闻发布会上,周航用PPT中的“复兴”一词来描述当前的变化,从低谷时的20,000份日单到高峰时的100万份。乐视主导的批量补货(尽管这种方法受到业界质疑)实现了“100万份日单”的业绩。

特写|易到员工的“最后日子”:他们经历的诡异与离奇……

2016年6月21日,周航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易到目前为止订单超过100万,但这也是周航最后一次打造易到目前为止的公共平台。

这也是周行最后一个让易建联公开的平台。

根据周航的公开信,在去年6月完成法人变更后,他已经离开管理层,彭钢成为实际控制人。在去年5月接受媒体采访时,彭钢曾经计划了一个易于使用的“三步棋”:规模、融资和进入新的第三局。

彭钢,来自乐视控股CMO,渴望将乐视“烧钱补贴收费标准”的方法复制到易用的汽车系统中,尽管他在短时间内积累了大量用户,并筹集了近60亿的收费金额。然而,在一定程度上,这也影响了管理层对易获取融资计划的推广和判断。

"彭钢和乐视都太自信了."周峰在钛媒体上告诉记者。

错过融资机会,双刃剑的另一面开始出现,直接导致乐视陷入危机。此外,母公司乐视逐渐陷入困境,也面临资金短缺的问题。自去年年底以来,供应商收回债务和司机未能提取现金的消息逐渐浮出水面。

周峰仍然记得,在今年4月第一次爆发后,当时司机们无法提取现金来阻止公司,后台办公室的数据显示,每日订单从通常的每日平均10万份下降到不到5万份。

如果没有提现,司机就没有动力接受订单。已经充值的乘客无法上车,他们在社交平台上互相责骂,从而形成恶性循环。尽管收费和退货流程仍在继续,但活动和新用户仍在不断减少,这直接导致包括周峰在内的大量产品和运营部门的员工离职。

”许多员工都有订单、增加用户和保留关键绩效指标,但操作完全失败,对产品没有新的需求。许多人很闲,无法完成考试,所以他们不得不离开。”周峰在钛媒体上告诉记者。

新管理层容易犯的第二个重大战略错误发生在六个月后。

周峰向钛媒体回忆说,在资金紧张的关键阶段,很容易混淆产品规划,接连做出不正常的决定。

2017年春节后,应财务部彭嘎的要求

做出这一决定的产品团队非常清楚,“账户分流”意味着迫使用户快速消费本金,而之前的回报将成为谎言,这无疑将极大地伤害用户的体验。

根据周峰的说法,该提议也遭到了整个公司的一致反对,但彭钢仍坚持要实施。

由于分帐涉及调度订单、风控、订单、结算等多个系统,自今年2月以来,已有100多人参与了“分帐”项目。"这个项目在当时享有很高的优先权."周峰说。

然而,两个月后,随着司机取现的混乱越来越严重,易触及品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信贷危机。在这种情况下,彭钢只能推迟“账户拆分”。

周峰认为,在一年后最关键的资本周转期,管理层没有解决资本问题,而是在运营层面上又犯了错误。周峰对钛媒体的记者感慨道,“在两个月内,球队什么也没做,这大大挫伤了球队的士气。”

丢失了三封电子邮件

易建联上班前,田原经历了三家互联网公司。在采访中,她多次用“怪异”来形容自己在彝族的工作经历。

"我已经在公司呆了六个月,领导层已经撤回了三封电子邮件。"这给田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去年年底到现在,易触及企业的邮箱被盗多次,大群员工与管理层之间时有激烈对抗,但最终的结果都是员工被解雇,邮件被删除。

管理层删除的第一封电子邮件来自一名轻松前往技术测试站的员工。

去年10月,在滴滴宣布收购优步两个月后,挖走大量优步前员工担任用户运营、战略运营、测试、大数据等职位很容易。至少是市场价格的两倍。这部分人很受彭钢的信任。上一篇文章中提到的“账户拆分”也是由优步的一名运营总监执行的。

让易通员工恼火的是,这些优步前员工的“天生骄傲”与现有的易通团队不相容。

“我非常雄辩。我会说汉语和英语。我觉得我是对的,但我什么也没做。”田原回忆道。因为优步的员工几乎都来自一个团队,所以每个部门都试图将同事从原来的岗位挤出来。

测试岗位上的一名员工成为优步军团排斥的对象。根据田原的回忆,在接受优步新领导的采访后,该员工被说服以“能力不匹配”为由离职,公司没有为离职提供任何补偿。这名员工在辞职的最后一天给整个公司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指控他的老板犯有公司的非法行为和不人道行为。然而,该电子邮件很快被管理层发现,并被撤回。

第二封和第三封邮件来自易于到达的行政人事部。

其中一封电子邮件被大量媒体转载。5月12日早上,通过人力资源部向所有员工发送了一封名为《关于易到乐视的一些看法》的电子邮件。内容包括:全国有115万名方便取用现金的司机和3亿多名等待取用现金的资金;易建联将于6月15日搬家,因为他“连房租都付不起”,此举也是为了“变相裁员”。

特写|易到员工的“最后日子”:他们经历的诡异与离奇……

5月12日,一封名为《关于易到乐视的一些看法》的电子邮件广为流传,然后很容易发布公告,指出人力资源邮箱被欺诈使用。

尽管伊织官员在下午宣布否认人力资源邮箱被欺诈使用的谣言,但这封邮件也被撤回。然而,田原告诉钛媒体记者,邮件中的许多数据和大量员工在搬迁后离开公司都是事实。然而,“人力资源部”的电子邮件账户也被证明是被一名前人力资源员工泄露的。负责与他沟通的一名高级人力资源经理和两名人力资源专家立即被解雇。

同样的目标在一个月后继续。6月19日下午5点,负责易到人力资源部的副总裁马东给所有员工发了一封电子邮件,

6月19日,主管人力资源的副总裁马东的邮箱再次被盗。发给公司员工的电子邮件称,“公司将在2016年下半年释放之前拖欠的业绩公司”。

在接受钛媒体记者采访时,几位容易接触到的员工表示,与公司在资本链中的“外国麻烦”相比,管理层面对员工缺乏沟通和强硬措施,使得“内部麻烦”成为另一个像雪球一样容易接触到的难题。在这三封无效邮件之后,新老员工都对这家肩负“改变旅行方式”使命的公司失去了信心。" 5月底,该公司有一大群700多人."田原告诉钛媒体的记者,她向他们展示了大量现在很容易接触到的钉子,员工总数已经减少到606人。

失语症管理

“我觉得周航的感觉太棒了,但是彭钢没有感觉。”这是王东的评价。

王东认为彭钢应该对管理层和员工之间的僵局负主要责任。“即使我们说乐视环保,PPT生产汽车,贾跃亭在乐视仍然有一种文化,只是不健康。但彭钢让易阿迪公司没有企业文化。”

在王东看来,周行时期的易道“小而美”,但充满活力。彭钢追求短期的大规模成功,但这只是一个鼓励增长的表面现象。无论是资本流动还是产品形式,彭钢及其背后的乐视部门都没有考虑太多。

易毅在接受钛媒体记者采访时说,所有员工都对公司及其管理层的“失语”感到不满。

“我们面对的是什么?很快会发生什么?我们做什么呢自那以后,公司一直处于动荡之中,但没有人出面安抚每个人。”周峰在钛媒体上告诉记者。“周峰谈到他们现任的首席执行官时说,“我们听不见他的声音。”

支一员工还告诉钛媒体,彭钢过于强势的管理风格和“一拍脑袋”的内部沟通方式使得他很难获得对原来支一团队的信任。此外,彭钢“过于精细”的管理风格也受到许多员工的批评。

"也许他(彭钢)认为自己是不对的,或者是被迫这样做的."田原告诉钛媒体。她不想完全否认彭钢,尽管她几乎不记得自己是否在公司见过彭钢本人。然而,田原也听到了同事间的流言蜚语。首席执行官似乎已经把他的房子抵押给了银行,以换取贷款。

田原仍然记得她最后一次在整个采访中看到“杭叔叔”是什么时候。田原总是称周杭为“杭叔叔”。正是在易建联和2016年的年会上,周航很少出现在员工面前。“杭叔叔说情况有点危急,鼓励大家坚持过去,并为大家干杯。”

韩叔叔,今天的易迪已经永远失去了灵魂;这家公司也远非周航所设想的“容易到达”。

特写|易到员工的“最后日子”:他们经历的诡异与离奇……

从左到右:支一CEO彭钢、支一创始人周航、支一投融资副总裁(前)孙克。随着新一轮资金从支一涌现,许多员工向钛媒体记者证实,支一在获得新一轮融资后也将跟随乐视体育搬到宁波,并将于7月10日从乐视在酒仙桥的办公楼搬回中关村教育大厦。

这也意味着易逸将开始走出乐视系统的第一步。

6月30日,在两次延期后,伊织终于按照承诺打开了取现。一名伊织司机很快从结余中筹集了1万元。平台显示现金提取成功。

在6月30日现金取款开通的那天,钛媒体记者见证了司机师傅在豪华轿车上从现金取款账户中提现1万元的瞬间。

这是大多数员工认为危机得到缓解的一天。那些没有离开的人仍然对公司的未来抱有一些期望。然而,在资本层面,甚至在运营层面,如此容易陷入困境的信任危机真的解除了吗?

很容易看到这一轮奇怪的“融资”。真的是现金注入吗?作为私募股权基金,新收购的蓝筹股能给宜芝带来什么?至于容易触及的危机,可能还远未结束。然而,这些雇员仍然很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