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产业扶贫鼓起贫困农民腰包


这则网络新闻10月16日上午,农业部新闻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了党的十八大以来推进农业扶贫的措施、成效和经验。农业部发展规划司副司长刘北华、四川省农业厅副司长杜建华、河北省平泉市人民政府市长曹作金出席并回答记者提问。“贫困农民人均收入增长10.7%

刘北华说,党的十八大以来,农业部认真贯彻落实了中共总书记关于工业扶贫的重要思想。优化农业供给结构,弥补农业现代化的短板,全面实现小康社会,以农业产业化扶贫为重要举措。作为农业和农村经济工作中的一件大事,它调动了全国农业系统的力量,切实推进,取得了积极进展。贫困地区多样化的资源优势逐渐转化为产业优势、经济优势和后发优势,贫困农民的口袋逐渐增加。2013年至2016年,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收入继续保持两位数增长,年均实际增长率为10.7%。其中,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农民收入是2012年的1.52倍,是2010年的2倍。

刘北华说,这些成就的取得要归功于农业部的产业指导、政策支持、市场领导、主导栽培、科技援助和典型指导等六项措施。首先,工业指导取得了新进展,并努力增加家庭收入。农业部与8个部委联合发布《贫困地区发展特色产业促进精准脱贫指导意见》,组织22个扶贫任务重的省份和832个贫困县制定准确的工业扶贫规划,指导贫困地区制定多项不同地区的工业规划或实施计划。第二,政策支持有了新的突破,穷人真正感受到了支持的温暖。中央政府特别颁布了一项政策,支持贫困县全面使用与农业有关的财政资金。农业部在项目资金支持、整合123个产业、建立“一村一品”示范、培育新型专业农民等相关文件中明确向贫困地区倾斜。第三,市场带头采取新措施,使贫困地区的农产品更易销售。农业部重点解决贫困地区农产品销售难的问题,组织贫困地区农产品生产者参加展览活动,支持各地区打造特色优势品牌,发展电子商务,利用媒体加大宣传力度。在第十四届和第十五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期间,举办了一次工业扶贫专题展览。80多个贫困县和200多家企业参加了展览。现场贸易额超过5亿元。第四,领导干部培养迈出新步伐,脱贫能力明显增强。截至2016年底,22个扶贫任务重的省份发展了85,000家龙头农业企业,其中12,000家在省级以上。758个贫困县(不含西藏)发展农民合作社44.2万个,带动农民1500多万人。新农业组织

为了提高贫困地区产业选择的准确性,农业部选择了13个发展比较优势、科学选择产业和生产适销农产品的经验实例。刘北华认为,贫困地区特色产业的选择应集中在四个方面。一是突出特色产业。紧密结合资源优势,因地制宜选择具有比较优势的特色产业。我们应该有特色地竞争,有特色地生产力。我们应该努力实现“没有人有自己的优势,没有人有自己的优势,没有人有自己的优势,没有人有自己的优势,没有人有自己的优势,没有人有自己的优势,没有人有自己的优势。”二是突出市场选择产业。坚持市场导向,注重市场调研,适应消费结构升级的变化,优化、调整、优化农产品生产,扩大中高端产品供应,避免盲目跟风、仓促行动等重生产轻市场、重数量轻质量的问题。三是突出绿色选择产业。牢固树立绿水青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走出生态文明建设和经济发展最好的扶贫致富之路。同时,根据资源环境承载力,科学制定产业发展规划,坚决避免走污染治理的老路。第四是突出特定产业的整合。加快农产品加工业发展,着力推进深加工,打造特色优势品牌,延伸产业链价值链,促进二三产业融合发展,让贫困人口分享二三产业增值收益。

一些媒体指出,一些贫困地区的工业发展蓬勃,但与贫困家庭的联系不够密切,导致工业发展更好,但贫困家庭并没有摆脱贫困。针对这个问题,刘北华说,在贫困地区发展工业,重点不是增加多少产值和带来多少税收,而是让工业发展的好处真正落到贫困家庭身上。

刘北华说,近年来,农业部主要采取了三项措施来促进贫困家庭产业的准确对接。在规划指导方面,明确要求各地注重准确到达村与村与人的要求,科学确定产业,准确设计项目,明确驱动主体,确保产业对人、人对产业,实现援助资源的有效整合。在利益机制方面,农业部提出将贫困家庭的确切利益作为支持产业发展的规定任务和国家投资企业的前提条件。总结推广股份合作、订单援助、生产信托等援助模式,创新资产收益扶贫、利润分成保障、二次分配等成功经验和做法。在推广实例方面,农业部与世界各地的其他农业部门一起,总结了200多个工业减贫实例,这些实例可以站起来,被听取和推动。例如,在陕西洛川苹果产业的发展中,形成了多种利益耦合机制,如商业驱动、农业园区吸纳、互助合作支持等。目前,洛川苹果种植面积覆盖了全县95%以上的农民,95%的农民收入来自苹果产业。

“没有领导者就没有市场,就没有价值链。树立龙头的目的是为了促进工业和富农。”刘北华在回答媒体关于如何在贫困地区扩大新型农业经营者和扶贫带头人的提问时说。

据资料显示,近年来,农业部采取了一系列的文化措施

一些媒体注意到,受自然资源、交通条件、生态环境等因素的制约,京津周边仍有许多贫困地区,主要是张家口、承德、保定等28个贫困县,需要脱贫。刘北华介绍了去年农业部发起的京津联合农业扶贫运动的具体情况。一是发起联合行动。实施加快调整优化种植结构、提高草食畜牧业质量和效益、提升农产品加工业档案、建立农产品流通体系、健康发展休闲农业、保护和发展生态环境的“六大任务”。我们将在1000个村庄实施“一村一品”的“八大行动”,增加草畜收入,消除贫困,引进1万名农业技术人员到山区和坝区,培养1万名扶贫带头人,分享1万名农民的加工和增值收益,提升1000所农房的享受水平,为1万名农民和经销商提供营销信息服务。农业部选择了28个直属单位来帮助京津地区的28个贫困县。派出28名司级干部继续留2年,重点抓好农业扶贫,实施技术援助、营销援助、企业合作、典型指导等工作。第三,促进合作与对接。今年3月,在河北省阜平县围绕京津召开了农业扶贫会议,与京津周边120家企业、批发市场、经销商和贫困县签署了168项合作协议。第四是创建“百村示范”。在28个贫困县,将选择100个贫困村给予优先援助。每个村至少要发展一种特色农产品,辐射带动周围1000个贫困村发展特色产业,带动整个地区脱贫。

四川省是扶贫的主战场。针对记者对四川工业扶贫工作重点的评论,杜建华表示,四川省始终坚持把扶持工业作为扶贫的根本出路,着力实现稳定扶贫,有效提高贫困人口自身的“造血”能力。据了解,到2020年底,四川省将通过发展农业,努力使173.7万贫困人口脱贫,占全省贫困人口目标的49.65%。目前,691 000名穷人通过农业产业摆脱了贫困。

杜建华表示,四川省在提升工业扶贫水平时,始终坚持以问题为导向。为了解决贫困地区农业基础薄弱的问题,四川省坚持把基础建设作为产业发展的重要载体,发挥产业带动作用。为解决贫困地区农产品附加值低的问题,四川省坚持以农产品加工业为重要起点,提高产业发展质量和效率,拓宽贫困家庭增收渠道。为解决贫困地区农产品市场竞争力低下的问题,四川坚持以品牌建设为产业扶贫的重点导向,将贫困地区特色农产品推向市场。为了解决产业发展与市场需求挂钩的问题,四川省坚持把培育主体作为扶贫的重要措施,总结推广了“寄养”、“借羊还羊”等龙头企业合作社的“贫困户”模式。

河北省平泉市是扶贫开发的重点县。曹作金告诉记者,近年来,平泉市在工业扶贫设计方面已经达到了“三个标准”,即行业选择、瓶颈识别和设置机制。平泉选择了两个最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