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春兰:有地方对政党协商敷衍了事流于形式(全文)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中央统战会议上强调,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更好地体现制度的有效性,注重充分发挥民主党派和独立人士的积极作用。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孙春兰在最新一期《求是》杂志上发表文章《着力推动政党协商深入开展》。

文章回顾和总结了中国政党谈判制度的发展历史,指出目前有些地方在政党谈判中存在随意性、肤浅性和形式化的问题,而有些地方则敷衍了事,只有在“思考”和“有时间”时才会进行谈判。有些只是形式,用简报和部署取代协商。这是不合适的。

为此,该条强调,谈判应在执行决定之前和期间举行。协商民主是合作民主、协商民主和程序民主。也就是说,协商必须在决策之前和决策期间进行,否则协商将失去应有的意义。政党协商作为协商民主的重要形式,也必须坚持决策前和决策过程中的协商原则。

以下是文章的原文:

党内协商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就党和国家的重要方针、政策和事务进行的政治协商。它在党和国家的整体工作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年初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明确规定,党的协商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在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就党的谈判进行了专门讨论,强调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有更多的事情要讨论。中共中央发布的《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试行)》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协商”定义为民主党派的基本职能,规定了政党协商的内容、形式和保障机制。

政党谈判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独特优势。政党谈判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实践中不断发展和成熟。它有着深厚的文化、理论、实践和制度基础。早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我们党就同各民主党派团结合作,进行了各种协商,协商民主的思想逐渐形成。特别是中共中央1948年提出的“五一口号”,得到了各民主党派和独立人士的热烈响应,拉开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谈判的序幕。1949年9月,中国共产党和包括各民主党派在内的各界人士经过充分讨论和协商,制定了具有临时宪法功能的《共同纲领》。在政党协商的基础上,建立了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团结合作的政治格局,形成和发展了长期共存、相互监督、真诚相待、患难与共的社会主义和谐政党关系。民主党派和独立人士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与中国共产党密切合作,避免多党竞争和相互争斗的弊端,成为中国政党制度的一大优势。可以说,这种独特、独特和独特的民主形式也为世界政治文明做出了重要贡献。

政党谈判是国家治理体系的一个重要方面。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如果我们要在人民内部讨论如何处理涉及人民利益的事情,如果我们不讨论或讨论得不够充分,就很难把事情做好。政党协商与中国的政党制度和协商民主制度相联系,深深植根于中国的国家治理体系中,并在长期实践中形成了多种渠道和机制。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就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等内部事务和朝鲜战争等外部事务进行了广泛的协商。达成共识后,中国共产党采取了行动,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支持。改革开放之初,为了调动广大工商界投身经济建设的积极性,邓小平同志邀请了中央民主人民建设委员会和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的五位领导同志进行了讨论。“五老火锅宴”成了一个好故事。进入新世纪,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建立台湾海峡西岸经济区、建立中原经济区都是民主党派中央政府经过调查研究提出的,已经成为推动我国区域发展的重大战略。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对促进京津冀协调发展和治理雾霾污染提出了许多切实有效的建议。通过政党协商,建立了表达意见、交流和协商的制度化平台,广泛汇集了社会各界的智慧和力量,促进了国家治理的科学民主决策。

党的谈判是巩固党的领导和执政地位的重要途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党的群众路线在政治领域的重要体现。党的协商是我们党团结一切民主党派及其联系的群众的有效途径。民主党派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是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支持社会主义爱国者政治联盟的一部分。中国共产党与民主党派就国家的重大政策、政治生活中的重大问题以及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重要问题进行谈判。民主党派经常主动通过书面谈判向中国共产党提出意见和建议。这有利于扩大有序的政治参与,更好地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增强民主党派成员及其附属群众对党的向心力,更自觉地团结在党的周围。中国共产党对民主党派的领导是政治领导,即政治原则、政治方向和重大方针政策的领导。党的协商过程不仅是我们党广泛听取民主党派意见和建议的过程,也是民主党派理解和接受我们党的政治思想,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不断增强自信心、理论自信心和制度自信心的过程。将党的领导纳入党的谈判是加强党对民主党派领导的重要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