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发安静的罗永浩说:所有困难都能解决 我没那么悲壮


越发安静的罗永浩说:所有困难都能解决 我没那么悲壮

罗永好变得越来越安静,这让关心锤子技术的人担心。

这个略胖的中年男子喜欢穿着黑色衬衫,双手放在背后,在新闻发布会的舞台上来回走动,这是链球技术最大的标志、符号和争议点之一。一半以上关于哈默的消息来自他。

如果罗永好变得安静,意味着市场上锤子的声音和关注度也会相应降低。然而,罗永好似乎有自己的计划。

自哈默科技于2012年正式成立以来,罗永好和他领导的哈默科技已经进入了创业的第四年。从争议的漩涡到对产品的认可,哈默科技已经在手机行业站稳脚跟,但似乎仍未取得他所期望的成功。罗永好选择了改变。他开始变得沉默和克制,不仅仅是一点点。

他的工作方式也在改变。以前,他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管理工业设计、市场和其他公司事务上,但最近他花了三分之一的时间招聘人才。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哈默科技引入了许多高级管理人员。罗永好曾经说过哈默是一家价值驱动型公司,但现在他也喜欢看到哈默建立各种流程。

哈默科技在春节前从摩托罗拉大楼搬到望京绿色中心。搬回家后,哈默科技第一次召开年会。罗永好以前不喜欢召开年会。首先,她不喜欢一些年会通常的噱头,比如邀请女性人才帮忙。其次,她不喜欢以“领导者”的身份说话。因此,哈默科技自去年成立以来从未举行过年会。

“但是后来他们建议我试一试,并说年会不会让我恶心或幻想。后来,我很开心,所以我想我应该多做些。”

外界只感受到罗永好的沉默,而哈默科技内部已经感受到了罗永好的变革对公司的影响:引进人才、完善团队、建立流程。

哈默科技不再是一家如此奇怪的公司。尽管罗永好最初制作手机的决定受到了的嘲笑,这种嘲笑直到现在还没有消散,经过各种各样的干扰和挫折后,哈默科技(Hammer Technology)依然健在,团队正在不断扩大和完善,他们甚至租下了一整栋10层的大楼。

罗永好没有周末仍然很忙,但是他看起来不像以前那么累了。

去年12月29日,他在国家会议中心发布智能手机安塔2后,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产能问题似乎是对哈默技术的诅咒。智能安踏2发布的前一天,哈默科技的代理工厂中天信宣布将停止生产。罗永好告诉腾讯科技,更换工厂不到一个月,这对春节前的产能产生了一定影响,但还是不错的。

“事实上,中天信之外的媒体在传播消息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同时处理搬迁工厂的事情。我们刚才说中天信原本锁定的一些事情已经做了一半,一些设备已经调试好了。如果这些东西不能及时拿出来,就会有问题,所以我们当时很着急,现在问题不严重了。”

更重要的是,罗永好邀请了一位在大型制造工厂有多年工作经验的首席运营官。“当他来的时候,应该很快会有一个根本性的变化,因为他还带了一些他的老人来加入我们。”

罗永好在想什么?锤子的下一步是什么?这四年动荡给罗永好带来了什么变化?在腾讯科技的独家采访中,罗永好谈到了锤子、产能、产品线和智能安踏2的相关问题。

谈论团队:“团队建设是我过去忽视职责的地方”

腾讯科技:你有很多高级经理和合作伙伴吗?

罗永好:今年上半年合伙人人数将达到89人,将近10人,也就是说,所有关键职位都将被填补。

现在你认为他想要的薪水对身居高位的人来说很高,但是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个月,你发现他一个月的工作值一年的薪水。因此,你经常会发现找到合适的人是一种巨大的价值,一种非凡的价值。

腾讯科技:你什么时候开始考虑组建一个高级管理团队的?

罗永好:在第二节

他讲完后,我觉得很有道理,所以我回家休息了几天。当然,我回来后,那堆东西变得更累了。然后我想,无论如何抵制和回避这件事,都必须在这一点上解决,因为当时公司有600多人,无法回避这个问题。

后来,我振作起来,出去谈了一会儿,尤其是当我和手机圈子没有太多联系的时候。后来,当我出去接触时,我发现效果很好。因为他们以前不认识我,他们知道我是一个相声演员。以前,他们认为我可能是想作弊,拿到票就走,或者是骗子。但是T1出来的时候,他们拿走了机器,业内很多人仍然有兴趣联系我。

我以前从未和这个圈子里的人打过交道。最大的问题是我有社交恐惧。改变主意后,我出去交朋友,发现仍然有许多人脾气不好。

腾讯科技:除了新首席运营官,你有没有去过其他高管那里?

罗永好:最近,我来找屋宇署副总裁。三四个伙伴立即进来了。销售主管也于本月加入。我们来到首席运营官,在所有主要的手机制造工厂工作过。在这个圈子里,我们的资源和联系非常紧密。他来了之后,应该很快会有一个根本性的改变,因为他还带了一些老部下加入我们。

腾讯科技:你找到所有这些新同事了吗?

罗永好:当然,我现在大约有三分之一的精力花在挖掘人上,这也是我过去忽视职责的地方。因为企业负责人和创始人应该把我至少30%到50%的精力花在谈论人上,但我过去有轻微的社交恐惧,所以我不想去,下意识地也不去。当然,我会理解我正忙于其他事情,但我内心深处仍然抗拒这一点。

但后来我意识到这件事是不能绕过的,包括我过去讨厌见投资者,但现在我已经克服得很好了,也就是说,每天见十波人是可以的,所以我在练习。

谈论产品:未来的产品线将更加完整

腾讯科技:从2015年到今年年初,你将有两款产品,坚果和T2。但事实上,新的个人电脑产品和新的手机产品都是随着处理器的速度逐渐推出的。你不认为锤子的速度太慢了吗?

罗永好:没事。苹果只上市一年。他不观察任何处理器的速度。例如,我们未来的计划是更快地更新和迭代1000元机器,所以我们可以每月推一次1000元机器,其他的每10到12个月推一次,只是说我们以后的产品线会比现在更完整。

目前,T系列强调设计和技术。这台1000元的机器是针对年轻人的,可能还有另外三到四个系列是针对其他不同群体的。此外,每个系列可以清楚地区分不同的需求和群体。

腾讯科技:其他公司的大多数产品线都是年轻人和高端产品。还有什么更详细的说明?

罗永好:例如,瞄准商业人士是一个很好的方向。你可以看到,目前制造商的商业人士只是硬边,假设这是一个无聊的群体。这不就是说脏话吗?

事实上,商业人士对软件有定制需求。例如,商务人士经常使用电子邮件、日历、记事本、备忘录和地址簿。如果这些软件的互操作性通过设计变得更好、更流畅,对他们会有实际的帮助。

所以我认为细分可以做出明显不同的东西来满足不同用户的需求。

回到我们缓慢的研发,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当你问这些问题时,你可能不理解企业和企业之间的规模差异。

例如,让我给你举个例子。我们的操作系统基本上是完善的。当我们之间的融资不顺利时,那些谈论收购的行业巨头都盯着操作系统。然而,媒体或其他公司可能不知道的是,只要中国能够认真推动手机产品的品牌制造商,只读存储器团队的规模一般在500到700人之间,而我们今天只有不到200人。所以你知道很多时候事情是困难或缓慢的,因为在你的发展过程中缺乏人力和财力资源。

硬件也是一样的。那些生产手机的公司,除了小的假工厂,正在开发两到三种型号,甚至

今年上半年,我们将解决完整的两个团队。如果是这样,我们的几个产品将是并行的。

腾讯科技:从2014年底到2015年上半年,你基本上都关门了?

罗永好:2014年底,当锤子T1走出公关危机,坚果在8月份分发时,情况差不多。我以后也会这样做,但是明年我们可能会在两个月内分发一份。

谈发展:融资正在进行,海外市场将扩大。

腾讯科技:你有信心用户会接受哈默手机的品牌定位吗?

罗永好:当然是了。这需要时间。让我给你举个例子。这是我们的一个投资者最近告诉我的。这很合理。

我们把人群分成四个部分,没有钱,没有文化,没有钱,没有文化,没有钱,没有文化。

看看苹果的成功轨迹。苹果是当今最成功的大众品牌,但苹果的发展过程首先触及了穷人和受过教育的群体。当然,这并不是绝对贫困,几乎是中产阶级。

这个群体一旦安定下来,他就可以影响富裕的、受过教育的群体,进而影响土豪。最后,穷人和没受过教育的群体通过购买一部苹果手机来显示他们是有社会地位的人,所以他们跟随过去消费。因此,像苹果这样的品牌在美国就是这样的发展轨迹。

我们实际上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因为我们的用户群与苹果高度一致。

但投资者提醒我,他说中国目前的发展形势和这个群体的吸引力(缺乏资金和文化)相对较弱。他提醒我,如果我走这样一条路,在国内会比在美国更困难,所以他建议我们尽早将海外发展列入议程。

腾讯科技:海外发展谈日本吗?

罗永好:我们绝对是美国、欧洲和日本,不是印度和巴基斯坦。

腾讯科技:你的投资者提醒你在国外发展,你会和中国的手机公司比较吗?

罗永好:实际上,没有太多可比性。总的来说,我们会说智能手机行业是红海。竞争非常激烈,但我们不这么认为。

现在你看看智能手机行业最成功的两个品牌,一个是苹果,另一个是三星。从最初的人群来看,苹果是自由和感性的,而三星是科学和理性的。

我们有时被认为是在参加红海比赛。我不同意这种观点,因为通往三星的道路上挤满了世界上所有的手机制造商,而且几乎没有一家倒下。但是在去苹果的路上,我想我们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我们T1用户的39%来自苹果。先生总是认为这些数据不可信,最后他们看起来也一样。

腾讯科技:我认为今年有预测称中国市场增长将停滞或非常低。

罗永好: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

腾讯科技:是的,我在你的微博上看到这也是个好消息。你现在这么认为吗?

罗永好:当然,正如你所看到的,过去两年所有的宣传都是为了以超低价格在快速增长的市场上赢得新用户,所以如果新用户的数量持续增加,这种趋势将被证明一直是有效的。虽然它不赚钱,但它可以不断筹集资金,扩大规模。这对我们这样的企业来说绝对是个坏消息,我们仍然擅长制造产品。

但是一旦这种趋势停止,下一个换飞机的人肯定想买更好的手机,迫使整个行业向更好的产品和差异化方向发展,于是浮躁和嘈杂的事情就会结束,这对我们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消息。

腾讯科技:融资会考虑多久?

罗永好:融资正在讨论中,这一轮就要结束了。

谈论生活:“我不认为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

腾讯科技:你以前相信什么,现在又深深怀疑什么?

罗永好:基本上没有,过去三年半我有些事情。起初我高估了它的效果,但现在我发现它仍然有效,只是说它没有我预期的那么高。

但是当然还有一些更大的想法,比如公共关系。起初,我认为公共关系是没有必要的,只要企业不做任何邪恶的事情。当然,我后来看了很多案例,知道公共关系是企业的必修课。不管你做错了什么,这都是强制性的。

有时也有困惑。如果一个人有完全的道德清洁,就不可能做生意。作为一个个体,你没有问题,但是如果你想成为一个企业,如果你有完全的道德清洁,有些事情是相当混乱的。

腾讯科技:你认为你在过去几年里经历过中年危机吗?

罗永好:这就是我想说的。中年人的心理危机必须是自由的。姜文说,解决中年心理危机的办法特别简单,生个孩子。因此,对我来说,我从小就像一只狗一样忙碌,没有时间去想它,所以中年时没有心理危机。

腾讯科技:福赛思的神话通常被视为生命价值和意义的隐喻。你同意还是想过这个?

罗永好:没有,但是当我们谈到市场的时候,我们确实说过这些东西和唐吉诃德特别适合讲品牌故事,也就是说,你讲的是这样一种精神上的东西,但事实上我并不这样认为,因为我认为所有的困难都可以解决,所以没有那么悲惨。如果有一天你在我们的宣传材料中看到类似材料的使用,那一定是战略性的,而不是真正的那样。我不认为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