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中磊:万达很难成为寡头 小镇青年并非电影票房的主体


上周五,著名导演冯小刚发表公开信,批评万达挤压《我不是潘金莲》电影,再次公开华谊兄弟与万达之间的矛盾。作为华谊兄弟的总裁,王中磊也回击了王思聪在微博上的评论,并参与了这起事件。

在中国电影媒体奖的晚上,王中磊获得了“年度100位媒体荣誉电影人”。然而,媒体唯一关心的只是白天发生的口水战。王中磊似乎已经平静下来,只是说他“希望每部电影都不会被电影以外的任何东西打扰”,而且这一事件“会像烟雾一样被吹走”。

对于今年刚刚从哥哥王钟君手中接管华谊整体业务的王中磊来说,这不是一个好年景。

电影市场在经历了过去几年的疯狂增长后陷入了票房暴跌,直到上周才突破400亿线。作为华谊兄弟的“前线”,电影业面临更大的挑战。除了参与投资的《魔兽》,今年很难在高票房电影中看到这家老牌公司。

华谊和万达的新闻已经被炒了整整一年。从年初的叶宁偷猎事件到万达封锁夏季档案《摇滚藏獒》和《陆知马俐》的传言,再到冯小刚公开挑战王健林饰演潘金莲,华谊每次都被推到舆论的顶端。

王中磊的困难是不言而喻的,除了电影业务,他还必须规划公司的现实娱乐项目,并参与公司的对外投资。工作量不断增加,更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决定。

最近,在腾讯科技的独家采访中,王中磊与我们谈论了他认为过去一年这个市场发生的重要变化,以及面临内部和外部挑战的华谊兄弟将如何应对。

“我不认为小城镇的年轻人是电影票房的主要组成部分”

过去一年的票房增长接近50%,今年《美人鱼》的春节票房超过30亿,这让人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又一年的票房纪录将会到来。

11个月后,我们看到了另一个场景:票房刚刚超过400亿元,可能是14年来的最低增长率。夏天的票房和去年一样。国庆节假期同比下降,假期没能把人们带进电影院。媒体报道中不再有“新的票房记录”,取而代之的是“寒冬”和“拐点”。

似乎一夜之间,热情的当地观众不再去看电影。他说:「去年,观众仍然认为电影院是一个更具娱乐性的地方,对电影内容并不太关心。但今年还不够。”王中磊说,“观众越来越意识到他们的观看方向,他们喜欢看什么,不喜欢看什么”。

在线预订网站补贴的减少(反映在较低的电影票价上)也让人们对去看电影更加谨慎。

王中磊认为这一变化已经影响了数十亿票房收入,但他认为流失的观众大多是城市中的年轻中产阶级能够控制收入和决定消费行为的庞大人群。他们对在电影院看什么样的电影有更多的判断。如果这不是他们自己的菜,他们宁愿等待电影在视频网站上上线。

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声称是为《小镇青年》拍摄的喜剧电影也遭受票房损失。

“我不认为小城镇的年轻人是电影票房的主要部分。他们花更多时间在非电影院。”王中磊告诉腾讯科技。他认为可以证明这一点的另一件事是,今年有更多类型明确、质量高的电影获得观众的认可,从上半年的《火锅英雄》和《寒战2》到最近的《湄南河行动》和《七月与安生》。

“资本和创作者之间的直接联系带来了问题”

过去几年,资本疯狂追逐电影市场。他们没有放弃每年成为所谓“知识产权”生产要素的可能性,从演员到导演,再到编剧和制片人。

今年上半年,几乎每天都有一家新电影公司诞生。平均而言,每周不止一家电影公司在五星级舞厅向媒体宣布其宏大的电影发展计划

“当这些新公司谈论这些新模式时,他们中的大多数实际上都是虚心的。许多人甚至不知道什么是电影。”根据王中磊的说法。作为一名从事电影业近20年的“老手”,王中磊见过许多这样快速崛起和消亡的公司。然而,鉴于电影公司数量庞大,他仍然对这些公司的大胆感到惊讶。

王中磊认为资本的这种轻率的进步,造物主和资本之间的直接联系会导致造物主分裂自己。"我应该坚持我的创作形式,还是应该专注于资本形式?"这种担心不无道理。不止一个导演抱怨说,当一个电影明星也是电影的老板时,事情往往会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

”在电影工业发达的美国、韩国和日本,它必须是一种生产公司机制。生产公司在资本和创新者之间起着连接作用。这是有内在原因的。”王中磊告诉腾讯科技。

在所有进入这个行业的新事物中,金融衍生品是王中磊最讨厌的。他甚至称之为“最可恶的干预”。

今年上半年《叶问3》的大规模票房欺诈让越来越多的电影业人士警惕这股力量的渗透。《叶问3》的工作室与影院签署了一项大规模的一揽子交易,以提高电影上映前几天的票房,制造“热卖”的假象,试图炒作电影热点背后几家上市公司的股价,吸引更多的金融用户购买以类似电影为题材的P2P金融产品。

王中磊认为,在每年制作的700多部电影中,只有前两三部电影可以通过某种财务手段正常运营。由于“可预测性强”,风险是可以控制的。“例如,对于一部电影,你最初希望是15亿。它可以卖30亿或12亿英镑,但你可以控制它。”

更让他担心的是,他认为这种金融思维已经渗透到这个行业的核心生产环节。“我们开玩笑说,许多生产商都是产品经理。控制产品质量非常重要。现在不行,只需包装受控产品。我的目标是我可以组织这个游戏,然后我可以用50亿美元保证票房的底部,并把它作为金融产品出售。”王中磊说。

这种现象反过来会不合理地抬高明星和导演的价格,电影的生产要素。

有趣的是,在票房惨淡之后,更多的筹款人来到了王中磊。当市场不景气时,资本总是愿意寻找更安全的投资项目,而大型生产企业的规划和抗风险能力给这些资金更多的“保障”。

“观众非常渴望看到有自己文化标签的产品”

这一轮观众和市场变化似乎也让许多电影行业从业者从精彩的泡沫中清醒过来。

一个月前,电影局通过长春电影节召集了整个电影业的最高领导人、最有声望的导演和演员。

王中磊对这次长春之行印象深刻。“那天我们都来到现场,知道论坛的主题是关注内容。”王中磊说,无论是在私人会议还是公共论坛上,每个人最终都会再次谈论同一件事。

当然,我们不能指望这次会议,所谓的《长春共识》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不管是主管当局还是行业参与者,至少我们都意识到现在最需要解决的核心环节。

2018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单独讨论。许多从业者认为,中国将在今年放开进口电影配额,届时当地电影制片人将与好莱坞发生真正的冲突。

从去年底的《老炮儿》到上映的《我不是潘金莲》,王中磊相信这种相对当代和现实的主题将成为对抗好莱坞的重要武器,就像商业大片和地方喜剧一样。

“中国可能是一个非常小的电影市场,它自己的内容仍然占据主导地位。观众仍然渴望看到带有自己文化标签的产品。关键是你做得好不好。”王中磊告诉腾讯科技。

王中磊对未来几年的电影市场趋势持乐观态度。“随着配额的放开、分销市场的放开和时间表的公布,市场将变得特别活跃。”王中磊说,“用知识产权、明星和三个月的创业计划赚钱的时代已经结束。然而,国内电影的创作者将增长得更快。”

“蝙蝠不是侵略者,万达也很难成为寡头”

与五年前相比,电影业的竞争格局也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越来越多拥有大量资本的公司正在拓展他们在电影市场的领域。最重要的两股力量之一是以阿里和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另一股是万达这样的传统行业巨头。

王中磊认为英美烟草对电影和电视行业的“入侵”只是一种幻觉,他们没有侵略性。“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英美烟草给这个行业带来真正的变化和影响。好的是变化,坏的是影响。我认为迄今为止这两个目标都没有实现。”王中磊告诉腾讯科技。

此外,大数据的作用被夸大了,就像互联网一样具有破坏性。通过大量的数据分析,那些被认为是观众最喜欢的电影类型和主题,以及由最具商业价值的明星组成的电影项目,最终在票房上并不惊人。

相比之下,强大的万达对华谊的影响显然更直接。目前,万达拥有全国最大的电影院,拥有13%的票房份额(而且大部分在一级票仓城市)。与此同时,万达去年拥有五大洲最高的票房,牢牢把握着电影与观众之间的渠道。

这也是冯小刚所说的,华谊不愿意和万达交朋友的原因。

华谊早在几年前就意识到频道的重要性,并开始建设自己的影院,但在速度和规模上还没有形成足够的竞争力。

“让一名100米跑者跑马拉松没什么意义,但你必须加上这个,因为这是一个战略布局,而不是竞争布局。”

王中磊说华谊将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布局,但不会变得激进。他认为华谊仍然是一家拥有核心内容的公司。

显然,万达还需要足够多的好电影来吸引观众进入电影院,这就是为什么它愿意花费数十亿美元购买传奇影业(Legendary Pictures)和DCP等内容制作公司。

“在中国,企业很难成为完全垄断的寡头。所谓的寡头政治就是要在所有产业链布局中占据主导地位,要成为电影行业的寡头是非常困难的。”王中磊告诉腾讯科技。

回到如何拍一部好电影,王中磊对华谊的未来充满信心。

20年前,华谊和冯小刚联手“窃取”索尼哥伦比亚公司,建立了相对标准化的生产体系,成为当时市场上最“先进”的公司。现在公司将面临另一个考验。王中磊认为华谊需要比20年前更灵活地思考和行动,并且跨越国界。

在最核心的电影行业,与大导演和明星合作的商业大片仍然是焦点。同时,华谊将给予通过技术和视觉标准的新导演更多的信任。

“我不会说我会拍一部小电影让你先试试水,但我上来的时候会给你一把机关枪。”王中磊透露。

对于以前较少涉及的在线内容,华谊还试图通过直接投资内容公司和生产商来快速布局。

“互联网上的大电影将在明年进行重组,网络戏剧将带来许多创作上的变化。”王中磊认为,“事实上,那些网络文学的知识产权内容系统相对较大,很难通过单一的电影系统来实现。实际上,更多的是从不同角度通过高质量的网络戏剧来实现的,这也将为编剧的创作系统提供一定的使用空间。”

王中磊已经开始期待明年的市场。“2017年是国内电影和好莱坞的新年。市场会是什么样子?我很想看。”